万博赛车PK10

谈马尔库塞的审美理想

马尔库塞继承马克思主义哲学对资本主义的批判精神,从弗洛伊德的人格心理构成理论出发,猛烈地抨击了当代工业社会技术理性对人的控制。提出了非压抑性文明的可能性,希望借助于艺术的审美形式来抗衡现实,解放人性,建立起自己的审美乌托邦理论。
关键词审美乌托邦艺术爱欲马尔库塞

赫伯特·马尔库塞是法兰克福学派中始终坚持革命乐观主义立场的中坚力量,也是将艺术与革命实践联系在一起的倡导者。他将弗洛伊德主义与马克思主义融合在一起,建立起自己的审美乌托邦理论。其构建的乌托邦,为审美救赎找到了一条出路,但是在今天看来这个乌托邦之梦存在其本身的不足和弊端。

对乌托邦之梦的苦苦追寻表征着人类艰苦卓绝的精神攀援。康德认为在现实中得不到的东西必须到乌托邦境界中去获得这里恰恰昭示了人类理智天生的局限以及突破这种局限的精神出路,从而乌托邦也就成为人类的永恒之梦。
在马尔库塞所建立的审美王国中,审美功能成为支配整个人类生存的原则,人们将按照美的规律生存。这样,马尔库塞就遁入了纯粹美学,他的审美王国也成为了一个乌托邦式的王国。马尔库塞审美理想的出发点是弗洛伊德主义的人格心理构成理论。弗洛伊德提出人格由本我、自我和超我构成。本我是按照“快乐原则”活动的,它不顾一切地寻求满足和快感。自我受“现实原则”支配,一切以日常生活为准则。这种原则使人获得自我保护,能立足于现实社会。超我遵奉理想原则,尽力使人向理想化方面去发展。
马尔库塞认为,当代工业社会是一个新型的极权主义社会。它成功地操纵了人们的意识与潜意识,把不属于人本质需范围的虚假的物质需求强加于人,使人们将追求物质享受当作自己真正的需求,贪得无厌地追逐无穷尽的消费热点。他高呼个人的自由和解放,旗帜鲜明地对社会进行批判,其批判的矛头穿过经济现象的表层而深入到人的心理、生理结构,人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入木三分地揭示了西方发达社会表面的繁荣之下隐藏的痼疾——整个社会中的人日益成为单向度的人,丧失了批判、否定的维度,沉溺于虚假的幸福之中。这使他像一个英勇的骑士,举起他理论的矛头投向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他的进攻目标和独特的进攻方式使他成为一位引人注目的思想家。
马尔库塞指出人类社会异化的现实。“他们是在异化中工作,占据极大部分个体生活时间的劳动时间是痛苦的时间,因为异化劳动是对满足的反动,对快乐原则的否定。力比多被转移到对社会有用的操作上去,在这些操作中个体从事着同自己的机能和需根本不协调的活动”①。矛盾在于异化是把双刃剑。它对文明进步来说是必需的,技术的发展带来日益丰富的物质产品,使人们生活将越来越安逸。同时技术的使用减少了劳动必时间,从而可以有更多的闲暇时间来发展人类的其他能力来满足人类其他的需。异化对人性的压抑是不合理的,而摆脱异化又只能靠异化所创造的条件,马尔库塞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这种悖论似乎是人类的宿命,但人类不能听任异化的发展,不能放弃消减异化的努力。所以马尔库塞主张以爱欲、感性的维度来对抗理性对人的压抑。因此艺术成为马尔库塞高举的旗帜。
这种看法不独马尔库塞具有,在他至为推崇的席勒的美学思想中就已有这种看法。席勒希望让审美自由先行于政治自由,他希望用审美艺术来弥合人性的分裂,用游戏冲动去统一感性冲动与理性冲动。“审美的创造冲动给人卸去了一切关系的枷锁,使人摆脱了一切称之为强制的东西,不论这些强制是物质的,还是道德的。”②席勒精心培育了从康德认识论美学体系中冒出的生存论美学的新芽,将审美直接指向人的生存目的和类的本质特征,将审美作为人的最高的理想生存状态加以规定。
马尔库塞一再强调艺术不能直接改变世界,不能代替政治革命。它所能做的只是“变革男人和女人的意识和冲动,而这些男人和女人是能够改变世界的。也就是说,艺术革命改变的是人的意识,由意识推动现实变革。”③
马尔库塞提出了“按照美的法则重建世界”的构想,指出艺术应成为现实的形式。“作为现实之形式的艺术的意义是不是对给定东西的美化,而是建构出全然不同和对立的现实。”④
艺术仅仅疏离与反叛现实是不够的,它还应承担孕育与重构新世界的任务。在这一生活世界里,人的新思维得以诞生,压抑得以消除,爱欲获得解放,人类得到了自由,这就是马尔库塞心目中的审美乌托邦。

对人类未来审美化生存的诗性玄思和哲学探究中,不仅包括对人类原始状态下的审美意识与审美化生活状态的追溯,还包括对人类未来走向的审美化哲思与诗意化追寻。西方人本主义美学家们不但历史性地探究人从何而来,而且思索着人将走向何处。相比海德格尔选择向历史回溯的怀旧方式,马尔库塞选择了直面惨淡现实,走向面对未来的“非压抑性文明”社会构建的理想之途。
在马尔库塞的思维中,乌托邦并不等于空想。“所谓乌托邦的可能性根本不是乌托邦的”⑤,待到时机成熟它自然会由想象变成为真真切切的客观实在。对他来说,“乌托邦并非一个贬义词,而是对人的解放、自由的全新构想,是人的观念变革的先导。它虽然在科学和技术的意义上不可接受,但作为人的意识的可能性却永远存在,成为人性解放的一种鼓舞。而艺术——审美之维上所展示的正是鼓励人们变革现实的乌托邦。”⑥
马尔库塞说过,艺术的意义不是对给定东西的美化,而是建构出全然不同和对立的现实。审美憧憬是革命的组成部分,动物仍按需求建构(塑造)自己,而人能够按照美的规律塑形。“海德格尔存在主义哲学对‘此在’存在的形而上学的理论探究深深影响了马尔库塞,尤其是海德格尔对‘此在’存在现状与沉沦的思考,对技术时代的批判性反思、对原始精神家园的追忆和诗意居所的向往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马尔库塞的人生与理论探索。马尔库塞真正的‘审美乌托邦’——种艺术的乌托邦主义,用美的艺术唤醒沉睡的灵魂,通过苏醒灵魂拯救异化的世界。”⑦这样,马尔库塞的乌托邦不再是一种虚幻的梦想,更是一种行动,一种反抗社会的方案与策略。
马尔库塞沿着德国近代美学思想的途径,提出了一套关于美学的本质、意义和功能的文化学说。美学不只是艺术哲学或文艺理论,而是人的感性的价值超越的可能性的文化哲学,是康德、尼采所开启的审美人生如何可能的文化哲学。

马尔库塞从马克思的异化理论中抽取出人的一般特性,又结合佛洛依德的性欲理论而生发出“爱欲”的概念,而实际上,他是将马克思的理论生物化、片面化理解,而在社会批判中又以人的本能抹杀现实人的丰富性、整体性,将其抽象化运用。这样必定会导致他的思想在现代与古典、批判与解放、现实与理想之途中摇摆。
在这条路上,马尔库塞不乏同路者,法兰克福学派的思想家们,无论是霍克海姆、阿多诺、本雅明还是哈贝马斯、施密特都充分地注意到了审美的特殊功能。本雅明就一直在探索,他以德国悲悼剧的解读和分析为切入点,将寓言作为新的美学批评原则带到了世人面前,并从传统艺术中发现了现代艺术所失去的“光环(韵)”。他虽然并不痛斥现代艺术,但他依然“对已经丢失的同一性、经验的普遍沟通性甚至原始崇拜仪式的神性心存‘乡愁’”⑧
艺术作为一种救赎的方式,究竟应该以什么样的手段来动摇工具理性的权威呢?按照韦伯的观点现代艺术借助于对纯粹感性形式的强调开始表达自我时,它也就成为将身处工具理性铁笼中的现代人解救出来的出发点。⑨然而当下,艺术的无边的泛化、世俗化,已经导致了大众的审美疲劳,新的社会与文化现象,使审美的乌托邦在宗教的乌托邦之后似乎出现了危机。

法兰克福学派的另外一名重代表人物阿多诺企图寻求一种完全否定现世意义的艺术,他为艺术下的一个定义便是“艺术是对现实世界的否定的认识”⑩,这样艺术就成为批判现实的一个重手段。艺术拒绝工业技术的进入,应该是一个封闭的思想实体,也拒绝与大众交流,这便必然使其对艺术和社会的审美救赎带有很大的空想性质。
尽管马尔库塞提出的“艺术化的现实”和实践中的“目的”环节有相通之处,对人类改造世界的实践是一个有力的说明,但从整体上看,马尔库塞重视个体感性经验,试图用心理本能的革命来取代社会革命,仍是有很大缺陷的。他所理解的社会是由感性自由的个体联合而成的集合体,它失去了现实社会的有机性,最终未能将个人与社会统一起来。尽管他抓住了现代社会人性异化的矛盾,却最终找不到正确的解决途径。他的理想是建立一个自由的大同世界,斗争对象是整个现存社会,但他所依靠的力量却是感性的个人,这种不相称就注定了他革命理论的必然遭到巨大的阻碍。
与之相关的是,马尔库塞的艺术观也存在着先天的不足。作为人类活动的一项,马尔库塞同样只将艺术放入心理活动的一维来考察,他把艺术作为生命本能主宰的领域,向内是人的心理结构本能自由的形式,让人体验到真正的自由,向外则与日常生活的压抑性相对抗,成为人类解放的诺言,否定现实对艺术的基础地位。他把想象作为艺术产生的主源泉,而忽视了社会现实、社会意识对艺术家的影响,必然使艺术的结果只是一幅虚幻的图画。
马尔库塞为我们塑造了一个审美的乌托邦,尽管这个乌托邦是虚构的,它却成了人精神向往的乐土,是一种精神鸦片,强化了人的追求。但其不可实现性则是对整个人类的迷惑,人类一直在迷途中求得生存,而却一直在走向毁灭。但就是在这种历史的二律悖反的规律中,美学找到了自己的历史位置。

参考文献
①马尔库塞《爱欲与文明》,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7年版,第29页。
②席勒《审美教育书简》(冯至,范大灿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年版,第151页。
③马尔库塞《审美之维》(李小兵译),三联书店1989年版,第229页。
④马尔库塞《审美之维———马尔库塞美学论著集》,三联书店1989年版,第201页。
⑤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外国哲学研究室《法兰克福学派论著选辑(上卷)》北京商务印书馆1998年版,第600页。
⑥马尔库塞《审美之维》,北京三联书店1989年版,译序第15页。
⑦邹强《审美乌托邦》,《作为一种思维方式》《理论学刊》2005(1)。
⑧牛宏宝《西方现代美学》,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2年版,第553页。
⑨谢天振《世纪之交的比较文学tobeornottobe?》,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1996版。
⑩阿多诺《美学理论》,四川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150页。

作者简介
汤芳,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文艺学专业09级研究生。

Back To Top